浙江华川专修学院教工路校区 - 4887铁算盘开奖结果
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示例图片三

招生问答
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招生问答 > 白天看见的是母亲忙忙碌碌的背影
白天看见的是母亲忙忙碌碌的背影 未知
白天看见的是母亲忙忙碌碌的背影
  
  在我的记忆中,我是在父亲的后背上、臂弯里、手心里长大的,母亲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“严”字,除了晨起时母亲给我额头上的一
 
个吻,晚上看见的是煤油灯下缝缝补补的母亲。
  
  有时候听到村里的女人们叫自己孩子宝贝儿、老根儿(坝上方言)、亲疙瘩等昵称时,我心里总不是滋味,在嫉妒和羡慕中怀疑自己
 
的母亲到底爱不爱自己,在幻想中等着母亲对自己也有一个特殊的昵称,可母亲好像不了解我小小的心思,还是一如既往地喊我的乳名,
 
没有第二个名称代替。幸好我还有父爱,幸好我还是孩子,一刹那的疑虑和不快一晃而过,渐渐习惯了这种不痛不痒的母爱。
  
  在别人的羡慕中,我“幸运”地成了母亲从一年级到五年级的学生(那时没有六年级),所以母亲也是我的启蒙教师。大概是学生怕老
 
师是天性,我从心眼里怕母亲,非常想远离母亲的视线,可从内心深处又向往母亲的怀抱,就在那种懵懵懂懂的矛盾中,享受着严母慈父
 
式的教育。有时听到母亲夸别人家的孩子,看到母亲对别人家孩子和蔼可亲的样子,那种无法说出的嫉妒像蛀虫一样搅动着我的胸口。那
 
时的我,盼望着自己不是母亲的孩子,也和别人一样享受一下母亲阳光灿烂式的微笑。
  
  到了初中,远离母亲本来快乐,却高兴不起来,特别想家、想母亲的怀抱、想母亲做的饭。有一次,音乐老师教我们唱《妈妈的吻》
 
,我唱着唱着就哭了,想起童年时母亲天天早晨给我的轻轻一吻;想起我六七岁时,没有告诉母亲就去了姑姑家住了好几天,母亲几天几
 
夜不睡觉在村里挨家挨户找不见我的时候,揪心地嚎啕大哭;想起每次回家,母亲的眼光追随着我身影,到了晚上,紧紧搂着我睡觉;想
 
起和三哥打架,母亲的偏袒······太多太多的回忆像放开闸的洪水拍击着我的心,我好像理解了母亲的爱!
  
  到了县高中,回家的次数更少了,想家想母亲的感觉越来越浓,感觉自己就像风筝一样,在蓝天中任凭怎么飞翔,那根线都系在母亲
 
的心上就像母亲的牵挂。
  
  梦想的翅膀并没有向我展开,生活并没有我想像中的美好,在磕磕绊绊的日子中,我走过了灰涩的、朦胧的、迷茫的、好高骛远的青
 
春,走进了油盐酱醋式的婚姻,开始了平平淡淡的穷日子。
  
  母亲知道我的日子不好过,对我开始了马拉松帮助,就让父亲从家里拿来生活用品和米面油,在父亲的絮絮叨叨中,带来了母亲对女
 
儿的悠悠思念。在父亲的来来往往中,我不仅得到了父母精神上源源不断地安慰和鼓励,而且还有经济上的赞助,让我安然渡过了那段贫
 
瘠的生活。
  
  现在,我的生活好多了,母亲却被沧桑的岁月染白了头发,刻满了皱纹,但是母亲的爱像深山中的泉水取之不尽用之不完。
  
  母亲这一辈子且不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,就是亲人的生死离别也够母亲承受的。先是母亲怀我时,姥姥乳腺癌去世,后来是二十多岁
 
的老舅病死,过了几年,姥爷也病死了,只留下不会走的二舅。孤苦伶仃的二舅腿不方便,手也不灵便,但是也不想麻烦自己的姐妹,坚
 
持自己过,所以活得更加艰难,熬到四十五岁那年,终于熬不出去,先绝食最后喝药自杀。二舅的死,给母亲带来沉重的打击,成了母亲
 
一辈子不敢触动的痛。
  
释放的心绪像泼墨一般宣泄开来 满天飞舞像弥漫的轻雾又像仙女散 家里的贫穷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 不善言谈是一个不善表达自己情感 从那个伤心的大年起我不再盼望过 每当我遇到难处遇到解不开的疙瘩 可是远远不能表达出母亲的坚强痛 杏子在闲房里默默地整理着高中课 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是玲子全家 顺着锅里咕嘟咕嘟的声音 丑丫网名不好听也能遇见贵人 高考落榜的杏子带着郁郁寡欢的心 念了一学期高中的母亲也因此辍学 燕来雁往秋草黄人去院空画悲凉 蜿蜒峭山汇成一条条巨蟒森林似乎 为了不让你生非我决定改变自己 白天看见的是母亲忙忙碌碌的背影 既然改变不了环境就得慢慢适应环 深深浅浅的沟壑露出褐色土壤好像 梦见像黑烟似的五条蛇在昏暗的天
学院主页 / 学院简介 / 研究生教育 / 热门专业 / 招生动态 / 在线报名 / 联系我们 / 招生问答
4887铁算盘开奖结果 版权所有@ Copyright 技术支持 浙江华川专修学院教工路校区
顾客服务中心:13798464433 联系人:陈先生 
*本站相关网页素材及相关资源均来源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速告知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*